读《俊友》有感

yaboleyu 2022-07-29 珠宝 12 0

  莫泊桑的乐鱼云网站作品往往会流露出一种尖酸与辛辣。笔尖 敏锐、点点到位是他写作的最大特点。 《俊友》也不例外, 作者就是用了尖锐的手法,把杜洛阿这个邪的小人刻画得入 目三分。 我认为,奸与尖不仅在音韵上,更在意义上有着必 然的联系。 一个尖酸刻薄的人可以被认作为奸邪;但对于社会 上所出现的严重问题能尖刻对待的, 就不能称之为奸; 反之, 要称之为“时代的作家” 。 时代的作家,其目光一定是尖锐的。他们的眼睛一 定能看见民之疾苦与世之裨漏,用富有攻击性的文笔让那奸 邪之人暴露在阳光底下,无处藏身。 《俊友》中的杜洛阿,是法国一战时的典型浑浑形 象,但是杜洛阿是个奸猾无比的人。什么是兔死狗烹,什么 是过河拆桥,读过些书后,你一定会记忆犹新。这些像杜洛 阿一样的蛀虫败坏了当时的风气,打破了道德伦理,并且利 用舆论来操纵国家关系,是些不折不扣的寄生虫。在批驳小 人之余,读者不难看出文中的美男计的屡屡成功,正是当时 社会上一种嫌贫富、只注重表象的不良风气所造成的。 这些批驳、讽刺,不正是一个时代的作家所应当做

  的吗? 鲁迅又是一个时代的作家,是一个用笔头作战的无 畏勇士。所以,做时代的作家,勇气尤为可贵。其实“尖” 这个字,本来就透露了一种无畏的,先锋的,充满活力的品 质。莫泊桑是个“尖”的人。鲁迅也拥有了“尖” ,他不顾 个人安危,常年转战南北,撰写一些批判旧社会,批判反动 派的优秀作品。 但要做时代的作家不只是写些时事的点评罢了。 《俊友》中的杜洛阿不是一个时代的作家。他虽然 常写些时事点评,但是他的写作投机取巧,故弄玄虚。怎及 得上鲁迅?如果说鲁迅是个“尖”的人,那么杜洛阿是一个 不折不扣的奸人。所以说,做“尖”的人,写作中更要有一 种精神,一种关系民族利益、人民利益的东西。 有人说,现在的文坛上少了鲁迅,少了莫泊桑。其 实不然,有大量的青少年作家敢于批驳社会上的错误,前两 年的高考中,一位学生写下了《吴诚信的诊断报告》一文, 正面面对当时社会上的诚信危机;韩寒顶住社会压力,写下 《三重门》 ,正面面对了教育及管理上的严重弊端。他们都 是“尖”的人。 还有人说,写好作文只是作家的事。其实更不然。 我们每个人都是作家, 写作文时要针对社会问题, 实事求是, 不能避短扬长,更不能虚伪假面;敷衍了事,要写对社会负

  责的作文。做人如同作文,要有“尖”的品质,去打击一切 的“奸” ,让社会良性循环。 总之, 无论做人还是作文, 都要学习 “尖” 的精神。 这样的作家,社会之栋梁。

发表评论

发表评论:

000-12345678 88888888